您好欢迎访问广东省旅游网!   我的旅游
韩愈的8个月,繁盛了潮州千年!
2017-03-25 来源:广东省旅游网 点击:

开编语

旅游是一种生活体验,文化是一种精神体验。

以文化为媒介,旅游的外延更为宽广;以旅游为载体,文化的内涵更有厚度。

文化与旅游,本来就是相互结合与发展的。而今,游客对旅游有了更高层次的追求,希望在旅游的过程中得到人文气息熏陶,文化旅游日渐风行。为此,“南都旅游时代”新增加“文化旅游”这一栏目,一起领略旅途中的文化盛景。

每年仲春,潮州城木棉红似火,韩江畔的韩文公祠里橡木悄然开花,花穗淡素、质朴,自古以来,橡木开花都被潮州人尊为盛事。行至宋朝公元1092年,潮州人邀约大文豪苏轼为韩愈书写,于是,流芳千古的《潮州昌黎伯韩文公庙碑》成了一座丰碑:“文起八代之衰,而道济天下之溺,忠犯人主之怒,而勇夺三军之帅!”跨越唐宋,韩愈与苏轼因潮州结下“情缘”。

近年来,潮州人组织了“花会”,睹花思人,见贤思齐;今年更是重竖“苏体”《庙碑》,还将择址竖碑,重现“苏碑”风采。


谈古

韩愈在潮州的“退之旅途”

韩愈先生,最近在全国又红了,因为一封信,因为橡木花开了。

公元819年(唐代元和十四年),韩愈先生在中央受到排挤之后,被下放到“基层”,51岁当年官贬至潮州。听闻潮州当地民众和牲畜饱受鳄鱼之侵凌,宛如长城外的怪兽一般,民不聊生,于是,新官上任的刺史韩愈先生写给鳄鱼家族们一封信。近日,在《见字如面》节目中还原了当年的情景:韩愈刺史,与鳄鱼们循循善诱、先礼后兵、讨价还价了一番,将鳄鱼从潮州溪流中赶逐到了潮州南边的大海。

所谓“韩愈不幸潮州幸”,辉煌了潮州历史,至少从当前来看,潮州因了韩愈,声名大噪。潮州的灵气自此开化,经过韩愈这一番与生灵们平等对话之后,鳄鱼变得有灵性了,不出三五日便已搬迁出恶溪;灵犀若此,韩文公祠中的橡木也如是,历史上记载可“占卜功名”;潮州至今还保留着孩子上学前要先到韩祠的传统;每逢橡木花开,潮州人也奔走相告,纷纷出门看花。

近1200年的时间过去了,橡木花仍开,韩愈先生还辉煌地“活着”。韩愈,字“退之”,他用“退之”的8个月时间,给了潮汕平原一座文化之邦;他用豁达和勤政爱民,“以退为进”,在离开潮州之后便开始官运亨通,重展抱负。


游历

夜晚:逛古城,“滴茶”听戏


如果韩愈有知,携手苏轼重游潮州古城的话,他的这一趟“退之旅途”将会如何?

可以想像,韩愈苏轼这次古城之旅将充满新奇。他当年的境况是“蛮夷之地,与魑魅为群。”现在广济楼灯笼高挂、牌坊街上灯火通明,万家灯火之中,潮州弦乐此起彼伏,估计连苏轼都艳羡不已。如果他们来到“载阳茶馆”时,肯定将被“讲古”的段子深深吸引住了,工夫茶杯转动声响,小泥炉炭火正旺,台上的“春香”正好也唱出了春游的欢快。这出潮州家喻户晓的潮剧连牙牙学语的幼童也会哼唱两句:“春香当当当,梦龙咚咚咚”,几成为招牌。

载阳茶馆的老房子颇有民国遗风,修旧如旧的穹顶、雕花,营造了闲适的心境。滴茶、听戏,宛如唐宋盛世的文艺雅事。

古城中除了“国保”等建筑之外,多数民居也已活化,仍然是一座活跃的、活色生香的古城。先知先觉、善商乐善的潮州人早已将古城的老宅子、古民居修复活化成各具特色的客栈、茶舍、文化艺术工作室、特色展馆等,所谓“京都帝王府,潮州百姓家”,寻常百姓家改造后的古城客栈大受欢迎,宾客盈门,载阳客栈还一再地扩建。


白天:走广济桥,看望牲牛、手艺人

从古城到韩祠,最便捷的通道就是广济桥。传说因当年韩愈时常要登笔架山游赏,却备感过江之苦,于是请他的侄子韩湘子和广济和尚一起筑桥、造桥,古桥有了“湘子桥”和“广济桥”之称。



这道独特的浮桥日夜不同款,江上十八梭船于夜晚时便会“消失”;桥上二十四对亭台楼阁,以前是作为商贾市集,现成为展示潮州民俗手工艺的所在,手拉壶、木雕、茶艺等均为常态。湘子桥中间,“二只牲牛一只溜”,只剩一只的牲牛仍苦苦翘首以盼,等待着已被洪水冲走的铁铸牲牛,而他则一直站立韩江上,镇水守城。

过了桥便是韩祠,如今橡木又花开,假想韩愈和苏轼把臂同游,橡木花下,对酒挥毫,何等潇洒。在这里居高临下,可远眺广济桥和广济楼。在潮州八景之中:“鳄渡秋风”、“西湖渔筏”(原西湖与韩江相通)、“金山古松”、“北阁佛灯”、“韩祠橡木”、“湘桥春涨”、“凤台时雨”、“龙湫宝塔”,与韩愈相关的典故便占了三席,今日一游,潮州“海滨邹鲁”名副其实。

听戏赏曲,怡然自得。韩愈喜欢琴曲,众所周知。忆当年来到潮州之后,不仅体恤民情、办学释奴,游山玩水之余,还写下了《琴操十首》;近年来王菲咏唱的《幽兰操》便是其一。苏轼也曾唱和过韩愈的《听颖师弹琴》,在潮曲丝竹钟鼓的和唱声中,退隐之身仍有胸怀恢廓闳深的家国情怀。

更多
相关新闻